中共晋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太行日报社主办
设为首页 新闻爆料
首页 >> 情感倾诉

尊宝娱乐平台

2018年11月23日 10:21:00 来源:太行日报·晚报版

  倾诉人: 大豆子(网名) 24岁

  倾诉时间:11月12日

  倾诉方式:情感QQ

  文/本报记者 高春鸿

记者手记

  几天前,认识6年来,一直被当作男闺蜜的仔仔突然说,他要结婚了。网友大豆子嘴上连连说着恭喜,心里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和心酸。直到那一刻,她才发现,或许在她的内心深处,早已把仔仔当成了最信赖和可以依靠的人,也就是男朋友的角色。可自己的自私和粗心,最终还是让这份爱渐行渐远。

  这年头,男闺蜜、女闺蜜很是盛行。只不过,时间久了,千万不要被这个名称所蒙蔽,相处久了,傻傻分不清的时候,不妨多问问自己的内心,或许这个人,才是你这辈子最值得托付一生的人!

A 大学校友+同乡

  仔仔虽然大我一岁,却因为高中时补习过一年,上大学时,就这样,和我成了同一届校友。

  其实,上大学之前,我并不认识仔仔。他在阳城上的高中,而我是在晋城上的,可以说,我们并没有任何交集。如果不是大一报到后,晋城有同学搞了个老乡会,我想,我和他或许这辈子都不可能会认识了。可命运偏偏这样有趣,在异乡,我们成了校友+老乡。不过,那时候,我们在校园里即使偶然碰到,也只是点个头微笑一下而已,好像也并没有什么共同的话题。可那个冬天,一个寒冷的夜晚,却将我们的关系悄悄拉近了。

  那是大一的一个冬天,奶奶病逝,我和学校请了假匆匆赶回了晋城。办完丧事,就赶紧踏上了返校的列车,因为有个重要的考试,学校不允许请假。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一场大雪导致列车晚点了,原定下午6点多到达后乘坐公交车回学校的计划就这样全部泡了汤。漆黑寒冷的夜晚11点多,饥寒交迫的我,站在火车站出站口,手都冻得麻木了,可就是打不上一辆出租车。不断涌出来的人流,时不时将我淹没在夜色中,是那么的渺小和柔弱。苦苦等了半个多小时的我,最终才想了找人求助。可脑子里想来想去,却不知道该找谁。胡乱翻着手机里的通讯录,仔仔的电话猛地跳入了我的眼帘,我仿佛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,拨通了他的电话。

  谢天谢地!他接我的电话了。只不过电话那头,传来的是他似醒非醒睡梦中的含糊声,我解释了好一大会儿,他才听明白了。电话那头,他告诉我,不要着急,他会想办法打一辆出租车来接我。直到这一刻,我一直没着没落的心才落了下来。

  那天晚上,折折腾腾回到学校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。我整个人都冻傻了,好在仔仔宿舍还存有方便面,给我拿来一包,我泡了泡落了肚,才算是温暖了许多。而那次之后,有事没事的时候,我都会和仔仔泡在一起,渐渐地,我们成了要好的朋友。

B 做闺蜜就好

  仔仔这个人,怎么说呢?个头不高,有些瘦弱,说话文绉绉的,更像个文弱的书生。不过,可真别小看这个大男孩,歌唱得好,舞跳得棒,学习还很棒。在我们学校也是颇有异性缘的,和那些整天围绕在他身边的异性相比,我还真排不上号。可他偏偏就是对我好,周末、节假日等,经常带我去打打牙祭,有朋友叫他一起吃饭出去玩,他也会带上我。很惭愧地说,他每个月的生活费,有近一半是我花的,反正只要和他一起出去,钱的事我根本不用考虑。而我也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这一切,因为他说,他是我最好的男闺蜜。

  大学4年,因为有了仔仔的陪伴,我过得一点也不寂寞。大三的时候,还意外谈了一场恋爱。他是我的师哥,比我高一届,一次学校搞活动时认识的,后来,他就疯狂地追我。他长得挺帅的,也很会讨女孩子欢心。所以,从内心深处,我真的无法抗拒他的追求。有那么一段日子,我成了他的女友,自然和仔仔疏远了一些。不过,只要我和男朋友吵架闹意见,或是想给男友过个特殊的生日等等,仔仔都是我最好的倾诉对象和最佳策划师。那时候,我的甜蜜爱情似乎也并没有影响我们的关系,因为他是我的男闺蜜嘛,不会影响我和男朋友的感情的。可这段恋情也仅仅是维持了不到半年就夭折了,因为我发现,我这个男朋友其实挺花心的,和我相处没多久,就又勾搭上了一个别的学院的女孩子。我可不是一个眼睛里可以容沙子的人,我毅然决然地和他分了手。而仔仔,自然成了我最好的失恋“安慰剂”。依然像以前一样,给我买各种好吃的,带我出去玩,我不高兴了,可以拿他撒撒气,心里不痛快了,就全倒给他听,他永远都是那样,安安静静地,看着我笑,听我说,宠着我,却从来没要求过我做任何事情。

  那段失败的初恋之后,我再也没有谈过恋爱,在我看来,有仔仔这个男闺蜜,就足够了。

C 我不是他的新娘

  大学毕业后,我和仔仔一起都回到了晋城。他是父母亲非逼着回来的,而我是自己自愿回来的。从小到大,我这个乖乖女就一直生长在父母亲的庇佑下,长大了,我这个极度恋家的人,更不想远离。就这样,我们依然延续着闺蜜的关系。只不过,走上社会以后,不比以前在校园了。尤其是仔仔,进了一家私企工作,工作特别忙,有时候,好几天都忙得见不着他的面。不过,好在我要求他每天微信和我保持联络,他也很守信用,每天即使再晚,也会和我聊几句,报平安。有时候,就算他都累成狗了,也会在电话那头耐心地听我发牢骚,聊八卦。到了双休,只要他有空,依然会带我去吃好吃的,游游山玩玩水的,没有忘了男闺蜜的基本职责和义务。

  去年年底的时候,仔仔忽然和我说,他家人非让他去相亲,他拗不过父母亲,就同意了。不过,他希望我能和他一起去,帮他把把关。仔仔要谈恋爱了,我一听就乐了,巴巴地盼着和他一起去见他的未来女友。不过,真到了见面的那一天,倒是把人家女孩子吓着了。一个男孩子来相亲,咋还带着个女孩呢?于是,仔仔就费着劲和人家解释,我是他的女闺蜜,人家虽然后来没有再说啥,那眼神分明还是一肚子的疑惑。仔仔后来还和那个女孩子见过两面,再后来就不了了之了。问他,他只说不合适,找不着感觉。那之后,仔仔又相过两次亲,都没什么进展。更何况,他谈女朋友和我有啥关系,我也懒得管。

  今年春节过后,单位新换了领导,我的工作忽然忙了起来,见仔仔的次数自然少了不少,但平时固定的约饭,聊天还是正常的。有几次,也碰到过他身边带着女孩子,我也没多想。问他,他只是淡淡地说,亲戚介绍的,应付差事的。有一次,我还拍着他的肩膀地说,任务艰巨,让他保重。可他却忽然问了我一句,如果我当他的女朋友可好?我听了,就是哈哈大笑,说他傻掉了,脑子不够用了。

  几天前,仔仔忽然微信里告诉我,他有女朋友了,已经谈了四个月了,对于这个女孩子,他的父母亲也挺满意,他们已经有了明年年初结婚的打算。当时,我第一个反应就是,他在和我开玩笑。可事实是,他的身边真的有了别的女孩子,他再也做不成我的闺蜜了。

  我嘴上连连说着“恭喜”,可心里却一下子特别难过。因为我不知道,没有了仔仔这个男闺蜜,我的心事和不快乐还有谁来听?我更不知道,还会有怎样的男孩子能走进我的心里,爱护我,关心我,容忍我,陪我一起笑,听我不停地说,伤心地可以借个肩膀让我靠一靠?

  直到那一刻,我才恍然大悟,其实这个男闺蜜,就是我一直没有说出口的男朋友啊!

太行日报微信 尊宝娱乐平台app
【打印】 [ 责任编辑: 李敏 ]
太行日报社版权与免责声明

《太行日报》、《太行日报·晚报版》和尊宝娱乐平台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、视频)独家授权尊宝娱乐平台发布,版权归太行日报社所有,报纸和网站发布的独家新闻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,否则以侵权追究责任!

凡本网未注明"来源:尊宝娱乐平台、《太行日报》、《太行日报·晚报版》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如对本文内容有疑义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尊宝娱乐平台咨询电话:0356-2213867。

我要评论           

Copyright 2006 - 2017 fatastudio.com,All Rights Reserved

晋城市凤台西街2338号太行日报社网络信息部 新闻热线:0356-2213867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晋城市直新闻媒体有奖纠错   平台技术支持: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

尊宝娱乐平台版权所有 未经尊宝娱乐平台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:14083033 新出网证(晋)字002号 晋ICP备10001892号 晋电子公告备2010018号      晋公网安备 14050002000005号